这仿佛一场罗生门,双方各执一词。去年12月25日晚,家住瑞安市飞云镇的农民柯丰足到瑞安法院的一位领导家“送礼”,却被法院工作人员连夜用警车带到法院,并在第二天予以拘留15天。

  柯丰足还声称,在被带到法院期间被工作人员殴打。

  瑞安市法院的有关人员否认有殴打,同时表示,拘留不是打击报复,而是因为柯丰足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

  当事人圣诞夜去领导家送礼

  2009年12月25日晚8时许,瑞安市飞云镇的柯丰足夫妇前往温州市区,找到住在温州市区的瑞安市法院某领导戎某的家,柯丰足认为有一起涉及他的诉讼案件审判有误,他要申诉,与柯丰足夫妇同行的还有另外几个人。

  柯丰足说:“到领导家里,主要是想给领导送点礼,在家里,有些事好沟通。”

  柯丰足还随身携带了一些木耳和香菇等土特产。“自己是农民,靠做泥水工维持生活,而且又缠上了官司,实在是拿不出好的东西。”柯丰足夫妇说。

  没想到敲开戎某家门后,戎某及其家人婉拒他们入内,并表示,有事不要到家里,到法院去。

  被拒绝后,柯丰足等人站在门口犹豫,要不要回到瑞安去呢?

  柯丰足说,家庭经济不好,他来一次温州市区不容易,这次到温州市区,他夫妇俩还是搭别人的顺风车到的温州市区。

  没想到,这时候温州市某派出所民警赶了过来,民警称有人报警,要带柯丰足等人去派出所了解情况。

  “凌晨1点,我被法院的人打晕”

  据柯丰足陈述,晚上9点多,瑞安市法院来了一群人,将他从派出所带上了警车。柯丰足被带到了瑞安市法院位于莘塍镇的执行局。柯丰足回忆说:“当时是两个人打我,大约过两三分钟后,又来两个人,一起打。”

  到了凌晨1点多,柯丰足表示,自己被打晕了过去,在迷迷糊糊中又被带上了警车,被带到瑞安市法院的羁押室。

  柯丰足说,在羁押室里,有人拿着警棍击打他,并恐吓他以后不要再到戎某家去。

  事后,柯丰足指着自己一颗松动的牙齿说:“脸部被打,身上多处受伤,当时脚都被打成一拐一拐的。”

  法院:打他是“不可能”的

  12月26日上午10点多,柯丰足被带离医院送到瑞安市拘留所,予以拘留15天。

  对此,马康宁庭长解释说,对柯丰足处以拘留是因为柯丰足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并不是打击报复。

  马康宁庭长说,柯丰足的儿子酒后开车翻车撞伤了一个人。在事故中,柯丰足的儿子死亡。交警部门认定柯丰足的儿子负全部责任,由于车子的所有人是柯丰足,所以法院在民事诉讼中判处柯丰足赔偿对方1万多元钱。

  但是柯丰足认为儿子死于谋杀,对于瑞安市法院的这个判决不认同。马康宁庭长说:“这也是争议所在。”

  为此,柯丰足找了法院数十次,包括这次到温州市区戎某的家里。

  昨天,记者找到了一位柯丰足指认参与殴打他的何姓法院工作人员。这位职位为瑞安市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的何姓工作人员承认,当时确实和他的同事到温州市区将柯丰足带回瑞安,但是对于殴打柯丰足一事,他表示“不可能”,不仅他没有殴打柯丰足,他的同事也没有殴打。

  同时,对于记者的更进一步采访,对方表示“需要(瑞安市)法院办公室的安排”。

  法院安排当事人去骨伤科看病

  为何看病双方各执一词

  让人感到蹊跷的是,何姓法院工作人员否认曾殴打柯丰足,但是在12月26日上午8点多,柯丰足却被法院工作人员带到瑞安市人民医院的门诊骨伤科“看病”。

  柯丰足到医院的门诊骨伤科看的是什么病呢?柯丰足表示,是看被打的伤,但是目前病历被法院的有关工作人员“没收”了。

  对此,瑞安市法院执行局执行庭的马康宁庭长承认确实带柯丰足去过医院,但是他表示,当时是柯丰足说自己脚痛才带他上医院看病。

  为此,记者联系上当时接诊柯丰足的医生,对方表示一下子想不起给柯丰足看的病情,需要调出柯丰足的病历才知道。

  瑞安市法院的一位副院长表示,目前,他们法院还没有接到有关柯丰足被殴打的举报,如果有,法院肯定会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