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车轮下护子身亡续:肇事司机被刑拘(图)

小鹏的爸爸还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


  母亲用身躯护住10个月大的儿子,孩子安然无恙,她却永远离去……前天下午,发生在珠江新城华穂路的这场车祸让人唏嘘不已。昨天,死者马晓玲的丈夫田云(化名)仍处于昏迷状态,年幼的孩子没了母亲的照顾总是哭闹不止。据交警部门通报,一度离开现场的肇事司机属无证驾驶,目前已被刑拘。

  肇事司机无证驾驶没醉驾

  昨天,广州市公安交警部门通报:2010年1月19日14时55分,在华穗路国门酒店对出路段,一辆粤ALQ45×号牌小车撞上行人后,又与粤AX007×号牌越野车及一辆专项作业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行人马某当场死亡、行人田某受重伤。据有关人士透露,案发当天,肇事司机曾一度离开现场,后又自行返回,被现场交警人员当场控制。

  交警部门表示:经查实,肇事车辆驾驶人李某属无证驾驶机动车辆,现场对其酒精测试结果为零,公安机关已于当晚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其他相关的调查处理工作正在依法进行中。

  伤者昏迷中狂喊砍死司机

  昨天,伤者田云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他的生命体征平稳,但未脱离生命危险,仍处于昏迷状态。躺在病床上的他,戴着呼吸罩,脸部多处擦伤,双手被紧紧绑在床沿,“防止他把设备拔掉”。田云不时胡言乱语,但声音模糊无法听清,双手挣扎无果就紧紧抓住床边铁架。

  田云的堂哥田云路告诉记者,堂弟可能已经知道妻子不在人世了,前晚从抢救室出来后整个人一直躁动不安。“他十分难受,头不停左右摆动,时而将手中的止痛器按钮挣脱,时而还抬腿掀开被子。”

  据亲属介绍,田云从ICU出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偶尔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太痛苦了!”前来看望田云的老板王小姐一边抹泪,一边说道:“他肯定知道自己老婆不在了,整个晚上狂喊着要拿刀砍死那司机。”

  家属希望将遗体运回老家

  听闻突如其来的噩耗,田云和马晓玲两家的老人差点哭晕过去。悲伤不已的亲友包了一辆面包车,连夜从宁夏赶到陕西咸阳搭乘飞机飞往广州。

  马晓玲的哥哥马晓忠告诉记者,家里人接到电话时,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他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仍未见到妹妹的遗体,而且他们觉得事故责任十分明确,所以不打算进行尸检。

  “这几天,我们就会把妹妹运回老家,希望她能早日入土为安。”马晓忠说,按老家的习俗,人死后应尽早入土安葬,不能火化。他告诉记者,亲属已经联系了车辆将马晓玲遗体运回老家,但大家都不清楚相关部门是否会同意他们的行为。

  他口鼻流血爬向妻子

  在王小姐的帮助下,马晓玲找到一份工作——在珠江新城某小区当家政。尤其让她高兴的是,业主答应她上班时间可以带自己的儿子去。事发当日,由于马晓玲不会搭地铁,便在丈夫和王小姐陪同下前去上班,谁知竟是一条不归路。

  2009年6月

  儿子出生后 他南下广州做主厨

  据亲友们介绍,2006年初,田云和马晓玲通过亲戚介绍相识,相处一段时间后,两人同年在宁夏老家成婚。

  2009年3月,儿子小鹏的出生,让这个原本就幸福的家庭喜上加喜。

  “他不止一次说要让妻儿过得衣食无忧。”田云的哥哥告诉记者,当儿子3个月大的时候,田云孤身一人南下广州打工。“他之前在广州打过很多年工,做过货车司机,也当过厨师。”这一次,田云通过朋友介绍来到老乡王小姐的西餐厅做主厨。

  2009年11月

  一家三口团聚 他们梦想买套房子

  “他做事认真负责,每天都是最早到餐厅,餐厅的一些日常事务,我都交给他来管理。”王小姐说,田云将自己妻儿的照片放在收银台旁,一有时间就拿来看看。田云几乎每天都要给妻子发短信,工资则大部分寄回了老家和用在给妻儿打电话上。

  去年11月,马晓玲带着孩子来到广州。“以前他经常和我们出去喝酒,自从老婆孩子来了以后,天天下班就往家里跑。”田云的朋友小马说,老板娘王小姐对田云夫妇不错,在淘金路给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而马晓玲来广州后,很少和外人说话,只是每天在家做饭带孩子,田云则在餐厅努力工作。因为他们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在广州买一套房子,一家人安定下来。

  2010年1月19日

  她不会搭地铁 丈夫陪她上班遭横祸

  由于在广州生活的花销比老家大了许多,一家人单靠田云的收入维持生活有点捉襟见肘。

  后来在王小姐的帮忙下,马晓玲找到一份到珠江新城某小区当家政的工作。但刚来广州的马晓玲不会搭乘地铁,于是就让丈夫和王小姐陪同前往。谁知刚从地铁站出来,事故就发生了。

  王小姐说,汽车撞过来后,她看到田云的口和鼻子流着血,挣扎站了起来,但身体一直在颤抖。听说孩子没事后,田云立刻瘫倒在地。不一会,田云突然又朝妻子的方向艰难爬去,但最终因伤重不够力气晕倒在地。

  将来

  没娘的孩子谁来带?

  在事故中幸得母亲保护才安然无恙的小鹏,可能还未知道母亲已永远离他而去。在亲友的怀里的他,一看到生人靠近,便会大哭不止。

  亲友们说,孩子是马晓玲的心头肉,她对孩子甚是疼爱。而儿子也跟马晓玲最亲,哭闹时只要马晓玲抱他,他就不再闹了。现在马晓玲走了,田云的父母又年近七旬,行动不便,大家还真不知道以后谁来照顾小鹏。

  顶包疑云

  车主姓周肇事司机姓李 交警:不存在顶包

  事发当天下午,现场有目击者称,肇事司机逃离后,曾有一男子返回现场称自己就是司机。有目击者怀疑此人并非之前逃离的司机,“那个司机嘴角受伤了,这个没有”。

  而据记者了解,肇事的粤ALQ45×小车车主并不姓李,而是姓周,该车是车主5年前购买的。昨日下午,记者拨打了车主联系电话,接电话男子表示,自己并不姓周,也不是车主,他的手机号码是两年前更换的。

  据消息人士透露,肇事司机在铁路部门工作。针对有目击者怀疑肇事司机是否找人顶包一事,交管部门予以否认。

  律师说法

  肇事司机涉危害公共安全 车主将负连带责任

  对于此事,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的朱永平律师认为,根据警方调查结果,驾车肇事男子属无证驾驶,并造成重大死伤,其主观上已明知自己无驾车资格,却仍驾车上公共道路,涉嫌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如果该罪名成立,男子或将面临无期至死缓等刑罚。

  另外,对于肇事车辆的车主,朱律师认为其将担负连带责任。但具体责任认定,仍有待警方调查其是否属于主观借车,再根据前者的罪名量刑。

  ■采写:新快报记者陈海生牟晓翼见习记者杨峻吴笋林实习生刘康亮 ■摄影:新快报记者夏世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