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记者 杨野 实习生 和冰) 弟弟被战友以做工程为由,骗至广西来宾县一小镇搞传销。其哥哥冒充弟弟“下线”,赶赴广西取得团伙首脑信任后,巧妙将弟弟救走。昨日,兄弟俩终于安全抵渝。

  战友骗他入传销团伙

  昨日,记者见到了已回到江北家中,但仍惊魂未定的邓科。邓科原来一直从事建筑工程业务,有数百万资产。正是因为有钱,他被昔日战友盯上。

  今年10月,战友主动找上门来。战友说,在广西来宾找到一个大工程,完工后有数百万利润,并力邀邓科前去先期考察。见是战友介绍的大业务,邓科没有怀疑。几日后,二人便一同从重庆赶往广西来宾县“实地考察”。

  但在到达广西来宾郭村后,战友并未安排他去工地考察,而是不断带他去见一些所谓的朋友。战友介绍,这些朋友都是在广西做大生意的,经常聚在一起探讨生意经,并建议邓科也去见识见识。就这样,邓科被骗进了传销团伙的大课堂。

  骗儿时好友当下线

  “传销分子的洗脑功力太强大了。”邓科说,只听了几节课,他便开始入迷,深信加入该组织,变成千万富翁不再是难事。见时机成熟,战友便对邓科说,“集团老总看上了你的能力,决定重点培养你,要亲自和你见面。”

  见面后,老总告诉他“找钱”的操作方式:花四万元买一台电动洗脚机,这台洗脚机可以自己使用,也可以给家人使用。半年后,就可以将机器还给公司,公司全额返还4万元,还多给100元。但如果在这期间拉一个人来购买此产品,第一台提30%,第二台提60%,以此类推。

  邓科马上掏出4万元,购买了一台洗脚机。他锁定的第一个目标是儿时好友陈峰(化名)。当陈峰来到广西来宾后,交了2万给邓科。被带去听了几节课后,陈峰意识这是传销,便劝邓科迷途知返,邓科开始动摇。传销组织意识到对陈峰的洗脑不成功,便派专人对他们进行看管,并搜走了两人身上所有钱物、手机、证件。陈峰为脱身,假意外出筹钱,逃离该组织。

  哥哥冒充下线救弟弟

  陈峰回到重庆后,立即找到邓科的哥哥邓凭。一直以为弟弟在四川做生意的邓凭心急如焚。因为不清楚传销窝点的具体位置,又无法报案。无奈之下,邓凭决定亲自前往广西来宾打入传销组织去解救弟弟。

  本月17日,邓凭邀约叔叔、陈峰三人商量对策。决定由陈峰出面称,带来了邓科的两位朋友,有意加入传销组织,成为其弟弟的下线。取得信任后,再伺机解救其弟。当天,邓凭驾驶一辆广本雅阁轿车,三人直奔广西。

  18日,三人赶到来宾县城,由陈峰到传销组织,告知两位老板已在县城等候。传销组织头目将信将疑,决定由邓科和看管他的两名打手一同前往。席间,几人故意与两名打手把酒言欢,兄弟相称。并有意称,来宾这些娱乐场所档次太低,因他们正好在南宁有工程正在进行中,力邀两名打手到南宁去玩玩,费用他们全包。

  邓凭还称,对该组织的产品很感兴趣,如果真能赚到大钱,可以马上给出所有工程,将资金全部投入到这个项目上来。两名打手欣喜不已,向“老总”请示后,“老总”授意他们随邓凭三人一同到南宁去考察考察。

  传销洗脑让人性情大变

  当晚8时许,宴席结束后,几人在街头又招来一辆出租车。邓凭安排弟弟与两打手坐一车,紧跟在他们的车后,往南宁方向进发。

  当车行至一僻静地方时,他们将车靠边停下,假称“方便”。两打手也下了车,邓凭马上示意弟弟下车到前车去。当邓科刚钻进车内,邓凭三人迅速钻上车,一脚油门便准备开跑。两名打手立即上前吊住车门。邓凭三人下车和两打手扭打在一起。

  此时,天色未晚,路上来往车辆较多,询问起因。当听说对方是传销组织打手,一拥而上,围住两人就开打。邓凭等人迅速驾车离开。

  几人马不停蹄一路狂奔至贵阳后,短暂休息了几个小时,接着赶路。昨日中午,四人终于回到了重庆。

  回到家后的邓科不与人多说话,问什么答什么,不问就呆坐着。“他整个人都变了。”邓凭说,以前的弟弟精明能干,能说会道,是个“见人熟”。但经历了这一个多月的传销洗脑后,性情发生了大转变,这让邓凭很担心。

  邓凭说,传销对弟弟造成的伤害太大,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