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太早年和丈夫离异,现在已经年近8旬,除了女儿再无别的亲人。女儿懦弱,长期遭受丈夫的家庭暴力,李老太看在眼里,疼在心头,但也没什么办法。女儿文化程度不高,那么多维权途径她都不知道,偏偏选择了杀夫这条路。她将杀夫计划告诉了母亲,李老太没有阻止,还一起参与了进去。母女俩经过计划,终于将折磨她们的人杀死。警方很快侦破此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老太的女儿死缓,李老太被判有期徒刑。这是7年之前的事。今年,77岁的李老太减刑出狱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早就因为打官司请律师卖掉了,女儿还在服刑,李老太的生活成了大问题。

  李老太是南京某机械厂的退休职工,原先住在南京雨花台区共青团路某小区。今年初,因在狱中表现良好,李老太在狱中服刑5年半后减刑出狱。共青团路的老房子早在7年前就被亲戚卖掉用于支付律师费,唯一的亲人又在狱中服刑,实际上,李老太现在是无家可归了,举目无亲。

  今年夏天,李老太回到共青团路的这个小区,但这里早已没有了她的家。吃的问题还好办,她每月还能领到近1000元的退休工资。而住的地方是街坊们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寸土寸金的南京,谁也不能腾一间房子给她住。而且杀婿一事对李老太的影响很大,出狱后她几乎不说话,很少与人交流。她花1000多元钱在原先居住的小区买下了一间3平米的铁皮房,里面没水没电,狭小的空间甚至不能容下两个人同时转身。李老太支起一块木板当床,这就是她全部的家当。

  前不久,李老太要花钱请人给铁皮屋里通水通电,有的邻居不同意,双方闹起了纠纷。共青团路派出所的民警赶来调解,了解到了李老太的现状。民警劝说,铁皮屋地方太小,通水、通电不太现实,而且屋子本身就是导电的,通电之后万一出点意外,住在里面的人想逃都没办法。最终,在民警的协调下,机械厂同意让李老太到距铁皮屋20米左右的一处公房用水、用电。水电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不过天气渐渐冷了,李老太住的铁皮屋既不遮风又不挡雨,要是下场大雪,铁皮屋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派出所还是决定为她安个家。

  安家,首先要找房子。民警找到了李老太原先的单位。单位领导说李老太原本是个很老实、本分的人,对她现在的遭遇也很同情。单位有一些闲置的房屋,厂领导让人腾出一间22平米的毛坯房,让李老太居住,不收她房钱。房子有了,民警们一起来帮忙搞装修。你负责刷墙,我负责装扣板,他负责联系水电,民警们捐了3000多元钱帮李老太安置新家。眼见自己终于有个像样的地方住了,李老太的情绪也好转了很多,她每天都在新家里收拾忙碌,脸上挂着笑容。

  “现在房子刚刚刷完漆,要晾一晾,过两天就可以住了。”社区民警李智毅昨天晚上告诉记者,他今后会定期组织当年和李老太关系比较好的街坊邻居一起到她家去陪她聊聊天,争取让这个“特殊”的老人过上安乐祥和的晚年生活。 本报记者 焦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