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 于子茹 本报记者 王帝

  1月27日凌晨3时许,黑夜中,身处广州的网友“城市小马甲”在向一个自己从没听说过的城市的110打电话。“喂,是四川雅安的110吗?终于打通了!有人要自杀!具体在哪儿?我不知道啊!就在你们雅安!你听我说是这样,有一个人,他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说要服毒自杀,他现在已经把毒药全吃下去了……”事后,“城市小马甲”说:“我当时自己都听出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当天晚上,天南海北的腔调充斥于雅安的报警电话。

  “大概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2009年1月27日,凌晨1时11分——

  网友“曾经走过”在天涯社区网站发表的一篇题为《雪山一只篙(乌头碱)——毒性自我检测记录档案——大致就这样吧!》的帖子引来了“城市小马甲”的关注。

  “因为一些陈年往事,使我走不出来,我感觉自己失去了动力……我难受了很久,大概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吧。”

  “从医药柜里,(我)翻出了一个小纸包。我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这个东西叫‘雪山一支蒿’,小时候外公时常警告我,有剧毒……我(从9点)一直吃到晚上12点左右,终于吃完,干呕了好多次,但是没有吐出来。目前,舌头以及上颚发麻,类似于吃了太多的花椒。我用舌尖去触碰牙齿,不知道牙齿和舌头还存在与否。呼吸方面,频率和平时差不多,但有一种沉重的感觉,类似人在高原的那种感觉,但还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

  “如果我这次没有死,那么,今后,我将全心全意好好活下去。”

  “凌晨1时26分,牙齿的感觉很奇怪,像是在收缩一样,酸痛,口腔麻木扩大,大量唾液,呼吸有沉重感。”

  网友“小绝”在1月28日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初看此帖时感觉像是假的,就没有回复,可“过了十几分钟,心里还是放不下,又回来重读了一遍,读着这些文字就觉出了楼主的生命在逐渐流逝。我虽然仍不能判定此事是真是假,但楼主那种看似平静的激动,还是让我的心迫切地牵挂起来。”“曾经走过”的帖子还在继续。

  “凌晨2时09分,口腔麻木感扩散,现在感觉整个面部变得很沉重。手掌感觉有些麻木。”

  “打字的同时,我发觉这种感觉在迅速扩散。而我的额头却在冒汗(室内未开空调),视觉依旧清晰,意识也比较清楚。呼吸沉重,像是在很闷的那种浴室。我用力握拳,发觉肌肉乏力。对了,心率是96。”

  “凌晨2时19分,异常感觉迅速增加。视觉开始出现问题,我感觉周围在闪光。恶心,上臂开始麻木。不适感迅速扩散中,额头刺痛,颈部肌肉及后背酸痛。”

  “凌晨2时26分,有晕厥感,呼吸继续沉重,开始心慌和烦躁。”

  “现在右手肘关节疼痛。我想我得抓紧时间多打一些字。我想说的是,感谢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我对不起你们。也感谢伤害过我的人,毕竟这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我也想向被我伤害过的人致歉。祝福并保佑被我伤害过的人,以及那些爱我的我爱的,伤害过我的人。”

  20多分钟后,回复他的帖子逐渐增多。有些网友开始留言劝他不要轻生,有些网友调侃楼主,有些网友留言教他如何自救。但“曾经走过”仍然继续着他的毒性自我检测档案。

  “你活过来,还我们一夜瞌睡!”

  凌晨2时55分——

  “头皮撕裂感,脖子疼痛加剧,头痛,极度眩晕,视觉异常。呼吸沉重感减弱,我想去躺一会儿了。”

  “曾经走过”发完最后一个帖子,再无消息。

  “哭了我,前几天刚有朋友意外离世,你能不能不死啊!”

  “楼主你快点出来承认你在玩儿俺们吧……出来俺们也不怪你啊!”

  ……

  网友们的回复量迅速增加。而“曾经走过”就像真的只是曾经走过,再没回来。

  有网友留言说,食用乌头碱中毒后,快者1~2个小时,慢者8~11个小时可出现死亡。现在距“曾经走过”服毒已过去了5个多小时,留给网友们的时间最多只有6个小时。

  “快查楼主的IP(网络地址)!”“城市小马甲”看到这则留言后如梦初醒,“当时我急得像发了疯似地一边找朋友去查楼主的IP地址,一边在心里骂:‘死孩子傻孩子,怎么就想不开呢?!’。”

  凌晨3时15分——

  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让网友们激动起来。北京网友“铁面”查询到了他的IP地址:四川省雅安市。

  霎时,关注这篇帖子的网友,像炸了锅般群策群力。

  “大伙儿都打雅安的110啊!不然就我自己打了那警察还以为我闹着玩儿呢!”

  “楼主如果用的是私人宽带的话,当地的电信应该有他的联系地址,电话什么的。”

  “你问我想没想过他是骗子或者是恶作剧,人命和钱比起来哪个重要?我被骗了,大不了就是白花几十元钱而已,但要是救成功了,可就是一条人命啊。”“城市小马甲”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就算这种事情十次有九次是假的,但只要有一次是真的,就值。”接受采访的其他几位网友的回答也几近相同。

  凌晨3时29分——

  “看得更多忘得更远”发帖:“打了报警电话,说了IP,但是那人貌似是个电脑盲,告诉他IP也没用啊,他不会查。”

  据网友ciki回忆,“我当时给110打电话时,一开始还能打进去,但是后来有一段时间电话一直占线。我就猜,网友们开始行动了。”

  凌晨4时25分——

  “城市小马甲”发言:“傻孩子,你还活着的吧?这么个大半夜的看到你,我就赶紧找人查你IP地址,容易么?大半夜的给你不断打110,电信的电话容易么?你看我们都这么稀罕你,你就是头猪你也知道得活下去啊!你坦白吧,就说你正躲在屏幕后看我们忙活逗我们玩吧!我们不骂你,好么?你说话吧!”

  凌晨4时40分——

  网友们的努力让警方和电信都在夜里动了起来。网友“茶糜”发帖:“刚打电话过去说电信方面正在查,下辖派出所也在等结果,我让对方查到之后给回个电话,对方答应了。”

  曾有一位网友在救援过程中说,“我去睡了,希望明天能看到好消息。”没想到十几分钟后他又现身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进展?”

  无法统计为此而夜不能寐的网友有多少。“不睡了,等着奇迹!”

  “楼主,你得活过来,还我们一夜瞌睡!”

  “大叔在‘斗地主’,说自己没发过这样的帖。”

  网友“茶糜”发帖说:“我可不想明天在新闻上看到说《凌晨天涯网友关注自杀者,经查实雅安自杀者已死亡》之类的报道。”

  “绑架快乐”回应说:“我倒是希望明天新闻的标题是《天涯发直播帖引起轰动,恶作剧男事后被警方带走调查》。”

  结果,他们都没说中。

  凌晨5时——

  “蓝调”说:“雅安警方来电了!查到IP地址是雅安的雨城区!”

  “跟了一晚上了,××的,哭了,忍了一晚上没哭,刚看到说查到地址了,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网友末末君留言道。

  距楼主最后一次发帖150分钟左右。一条消息终于让焦急等待的网友们看到了希望,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凌晨5时26分——

  有人以雅安119的名义发帖:“大家好,我是雅安119指挥中心工作人员,谢谢你们那么关心楼主,楼主的地址我们已经查到了,已经有人在现场,具体情况我们暂不清楚,我们也在等回信,有新的进展我们会通知你们的,谢谢你们!”

  “天啊,看到这个,警察叔叔的形象简直光芒万丈。”网友回复道。

  1月2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雅安119指挥中心,当时接到网友电话的值班人员说,“4点40分,我接到一网友报警电话。随后,我们查到了地址,经过必要的验证后,我们便赶往现场,但是在此之前110早到了。”

  此时,网友们纷纷松了一口气。但是,又一次变故,让网友的心再一次“寒”了下来。

  “我刚打了110问,他说找到了这个地址也找到了这个人,这个38岁的‘大叔’在斗地主(一种纸牌游戏——记者注),说自己没发过这样的帖。”发布此帖的“城市小马甲”告诉记者,“当时我打电话到当地的派出所确认,当地似乎有好几个派出所在为这件事忙乎,不过最终我还是确认到了警察真的将一位在斗地主的‘大叔’救到了警察局。”

  “我在电话里对大叔说:你好。

  “那位大叔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口音在电话里对我说:哦!

  “我问,帖子真的不是你发的吗?“大叔说,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真的不是你吗?天涯的帖子不是你发的?

  “他似乎反应不过来:啊?……”

  “也许是他们找错了人?”“城市小马甲”陷入了疑惑之中,随后她得知在“大叔”的电脑上查到了他曾上过天涯论坛,这更加让“城市小马甲”怀疑这是一个恶作剧,“忙了一整晚,原来是白激动,别人一定会笑我吧。”

  但是失望归失望,网友们还是深感宽慰,“是个恶作剧就好,人没事就好。”

  “就算你骗了爷,爷下次照样救你”

  27日早晨6时——

  尽管事情似乎已经被定性为了一场恶作剧,但十几分钟内仍有100篇帖子被发出,大家不停地在发泄自己剩余的热情。

  9时许,疲惫不堪的网友“潜水哥斯拉”醒了过来,尽管很想睡一个回笼觉,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去上了一下网。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直播”的自杀帖子,他看得很投入,以至于忘记了时间,当看到原来这篇帖子只是一个恶作剧时,他赶紧去睡了。但与很多网友一样,他其实并没有放下心来。

  “当我看到事情的最后结果时,我就感到自己的心像炸开了一样,温暖顺着血管传遍四肢!我只感觉到幸福,一种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但却无比满足的幸福。”潜水哥斯拉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原来在8时20分,网友宿朝发帖,“刚刚电信确认,‘斗地主大叔’不是楼主,真正的楼主己于凌晨4点多送医院了!”

  随后,网友KBBONE也发来帖子,“说明一下,当时因为在查IP的时候,楼主已经下线,而斗地主的大叔刚好占用其IP,查其历史记录会很慢(一般会要半小时到4个小时左右),为了快,所以就用了查实时在线记录的的方法(2~10分钟),而IP地址是随机分配的,所以,问题就在这里了。希望大家理解,(我们)也不是故意陷害大叔,道歉!我已经和楼主的父亲联系过了,家人发现得早,已经把楼主送到了医院,楼主现在平安,其父亲也说感谢大家的关心。万幸!各位都放心吧,也都熬了一夜了。”

  “这,这,这……要哭了。幸亏一宿没睡。真的哭了……真好,真好真好真好!”

  “不行了,特别想哭,真想大喊一句: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所有有爱的人们!!我爱你们!!!”

  抒发自己喜极而泣心情的网友不计其数。

  另了解,目前警方已证实发自杀帖者为一名27岁雅安男子,尚在医院留院观察。

  一位参与整个救助过程的网友表示:“我一上线就看到此帖,从开始的揪心到中间的感动再到后来的欣慰,希望楼主康复后能体会到,虽然生活也不尽如人意,但是陌生的人们都能这样彼此关爱,还有什么理由不热爱生命呢?希望大家在不开心的时候都能像关心别人一样关心自己,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有人说网友就是瞎折腾,最后救人还得靠楼主的家人。没错,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努力没有帮上实质性的忙,但是通过这件事,却让我感到了无比的温暖。曾经有个彭宇案,在那个故事中司法机关认为主动扶起老人是‘违背常理’的事,也许他们认为,人性本恶。但是在这次拯救网友的过程中,无数网友为了素不相识的人出钱出力,焦虑不已,夜不能寐。这说明了什么?每个人在其外表下都有一颗善良的心!证明了这一点,没有帮上忙如何,就算这是一个恶作剧又如何?”潜水哥斯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激动地说。

  一位网友在救援过程中说:“如果楼主真的得救了。我会说,你这个混蛋记住了,咱就救你一次,下次再自杀咱再救你咱就是王八蛋,好好活着吧!如果楼主是在搞恶作剧,我会说:你他妈算是把我们给耍了。下次你真想自杀了,记得换个ID换个IP,爷还照样救你!”

  又讯:1月28日,天涯网友称,“斗地主大叔”现身雅安当地的雨城论坛:《闯你个鬼了,半夜被带到派出所》,“昨天老子倒霉惨了,晚上睡不戳爬起来耍哈斗地主,一路输一路输,正在郁闷的时候,大半夜的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居然是派出所的。还想是不是人家跑来要债,赫死老子咯。结果(他们)一开口就问我啥子时候上的网。我说现在咋的呢,上网也违规了啊,我刚爬起来一哈哈,屁股都没坐热……几兄弟到处看了一哈,问我上网干啥子。我说就打哈斗地主,没有赌博哈……他们就给我来一句有没有在论坛上发帖……闯到鬼咯,没得事哪个半夜耍论坛哦……说都说了没有发没有发,他们还不相信,硬是把我请到派出所喝茶,干坐了半天就问我有没有发帖子,我说没有发没有发,我是爱国爱党的好公民……后头接了一个电话就说没得我的事咯……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