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记者刘毅 实习生汪衍) 38岁的陶礼鹅突发急性脑炎昏迷住院,治疗费捉襟见肘,家人想取出陶礼鹅存折里的钱为其治病,却因不知道密码,找了多个部门都无法取出救命钱。

  昨日,陶礼鹅的大伯李仁伟说,1月24日上午,弟媳突然感到头昏,他的妻子赶去时,弟媳已不能说话,在本子上写下“我中风……3811……”等字,随后昏迷过去。妻子赶紧将弟媳送到省人民医院。

  陶礼鹅的丈夫李仁超说,妻子做保洁工,自己是船员,一家人住在武昌车辆厂,收入都不高。住院4天,已花了3万多元。妻子积攒的9000元钱存在中国工商银行车辆厂支行,他想取出这笔钱作为治疗费,但不知道密码,而妻子还处在昏迷中。

  省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陶礼鹅目前住在重症监护室,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中国工商银行徐家棚支行的姚主任表示,车辆厂支行是他们的下级单位,一旦病人清醒,他们可到医院为病人办理取款业务。虽然他们也很同情陶女士的遭遇,但根据银行的规定,他们确实无法让家人取款,除非家属能到公证处作出公证,表明家属得到授权代替陶女士取款。

  武汉市黄鹤公证处答复,在病人昏迷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做授权公证。

  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的宫步坦律师认为,陶女士的家属可到法院,让法院认定患者无民事行为能力,指定一位监护人,监护人则可以取款,但这种程序要花费很长时间。

  李仁超告诉记者,现在已拖欠医院近万元的医药费,他想通过卖房筹钱救人,但因妻子昏迷,也无法处置房产,实在心急如焚。

  链接

  2007年,北京一位老人因昏迷住院,其女不知道父亲在中国建设银行的存折密码,该银行的两名工作人员到医院调查情况后,办理了更改密码等相关业务。

  2009年1月,在浙江嘉兴打工的王高峰遭遇车祸昏迷,妻子赵素芳在家里找一张邮政储蓄的1.2万元存单。银行最终经上级批准,让赵素芳取了钱。

  编后

  不管是银行还是公证部门,都是照章办事,本没有错。但面对一名重症病人,家人急需取钱救命,这些事情都可以调查清楚,那是否能够特事特办,体现人文关怀?我想,这并不是一件难事。